NEWS
Your Position: Homepage: > NEWS

纺织服装:四大新常态、四大新特点

Time: 2015/2/5
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减速降档使纺织行业在发展过程中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如何看待和准确把握宏观经济新常态下行业自身所面临的外部形势特征和特点?如何更好地适应新环境,谋求实现更高水平的新发展,依靠创新驱动来促进产业升级?在近日举办的中纺圆桌论坛第十届年会上,“新常态下的中国纺织工业”成为了当仁不让的主题。论坛上,各方观点精彩呈现,但对行业发展趋势的共同判断是:伴随着新常态特征的日益凸显,企业发展压力和挑战将持续增加,而各种优势资源将在市场机制的主导作用下,进一步向优势企业有效集中。在这种新形势下,只有让创新驱动唱上主角,才能使整个行业逐步形成协调、持续、高效的发展格局。  
 
  纺织行业面临四大“新常态”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王天凯指出,从外部形势看,当前纺织行业主要面临4个方面的新常态趋势。
 
  一是内需消费结构升级加快。随着我国城市居民消费水平的提高,在纺织服装作为生活必需品已经得到基本满足的条件下,个性化、多元化取代数量扩张,日益成为新的消费趋势特征。更好地满足消费者对衣着产品时尚性、功能性、生态安全性等方面高品质的要求,成为纺织行业在新时期的重要使命。  
 
  二是国际竞争格局调整重构。国际市场长期处于缓慢复苏周期。发达经济体市场需求增长平缓,发达国家重启工业化进程,加强对纺织产业链高端的控制。新兴经济体深入参与国际产业布局调整,纺织制造能力快速提升,逐步加强纺织产业体系建设,国际竞争更加激烈,我国纺织业成本比较优势显著下降,参与国际竞争的压力凸显。   
 
  三是生产要素比较优势改变。我国劳动人口增长进入拐点,纺织业人力资源结构短缺成为常态,用工成本快速提升,比较优势基本不复存在。国内棉花流通体制市场化改革尚未完成。纤维原料供给的素质、品质、价格等仍是纺织行业面临的重要挑战。  
 
  四是资源环境的约束不断增强。随着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加剧。纺织行业面临的资源环境瓶颈制约不断增强,国家对水体、大气污染排放的控制标准日趋严格。行业现在的软硬件实力以强制标准之间的差异,使生态环保成为行业面临的最紧迫的任务。 
 
  行业发展将呈现四大新特点  
 
  一是面对外部形势的新变化,纺织行业将主要呈现4个新特点:一是经济增长逐步减速换挡,但是随着外在市场环境和要素成本改变,纺织行业经济总量增长,已经开始从高速向中速逐步转变,行业纤维加工量,工业增加值,出口总额、利润总额等指标,在“十二五”以来的增速明显低于“十一五”时期。到2014年已经减缓为一位数的增长。“十三五”期间,行业增长和总量的增速,仍将处于趋缓的空间,但是不意味着衰退,行业调整深化和行业竞争力提升,仍将在中速水平保持发展。  
 
  二是结构调整支持行业稳定发展。纺织行业在新原料、终端产品、产业布局、生产能力、企业组织等方面,存在着结构性的矛盾和问题,必须在转型升级过程中进一步优化纺织产业的合理布局,发挥生产性服务业等新增长点对行业的带动作用。同时努力化解阶段性产能过剩、中小企业竞争力不足等问题。产业结构优化带动的效益提升,将有利于对冲行业经济增速下行,成为行业经济稳定增长的根本支撑。  
 
  三是创新驱动行业的转型升级。加强创新驱动是纺织行业有效满足内需升级要求,破解生产要素和资源环境制约,提升国际竞争力的根本途径,是行业适应引导新常态发展的必然要求。行业在科技进步、产品开发、品牌建设、企业管理等重点领域大力加强创新投入,着重加强完善创新体制机制和培育适应创新需要的人才队伍,使自主创新能力真正成为纺织行业核心竞争优势,成为驱动行业转型升级新的引擎。  
 
  四是资源配置优化纺织发展格局。要素资源的制约和国际竞争的加剧,将促使纺织行业不断优化资源配置,提高发展效益。为此,行业在资源要素的消耗使用上将进一步强化绿色生态和可持续发展,产业布局要更加紧密结合,根据不同地区和国别资源环境条件,更加充分利用国内国外的优势资源。 
 
  制造业升级成全球新态势 
 
  “新常态”意味着未来正常的发展趋势和状态。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主任潘建成表示,在我国经济增长延续了3年的平底走势后,2015年仍将延续这样的走势,且结构呈现优化。从外部环境来看,全球经济不温不火。美国经济温和复苏,欧洲、日本动力不足。新兴市场国家中,印度发展势头良好,但其他国家动力不足。巴西经济处于衰退阶段,俄罗斯因为美欧的制裁,石油价格的下跌也将带动俄罗斯经济陷入衰退。整个新兴市场国家的动力发展不足。  
 
  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指出,世界各国都在着力于经济结构的调整和变革。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新能源、新材料、生物技术相结合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在悄然兴起。发达国家中,美国吸取了过度依赖虚拟经济,泡沫泛滥,以至于导致金融危机的惨痛教训,并在2009年提出再工业化,本土回归,重振制造业。德国提出工业4.0,欧盟提出工业占GDP的比重要从2011年的15.1%提高到2020年20%的目标水平,9年内提高5个百分点。日本发布了制造业竞争策略,新型国家正在高起点迅速建立本国的现代产业体系。
 
  外部特征的变化对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调整转型要求。企业发展压力和挑战将持续增加,但同时隐含着外部发展的机遇和行业自我提升的动力。行业在未来发展中要更加紧密地结合市场发展的动态趋势,要突出把科技进步、品牌建设、生态文明和人才培养等发展战略重点落到实处。有针对性地化解内在结构性矛盾,把握好行业新常态的外部形势和内在本质要求。只有努力加强内涵式发展,才能从自身转型升级中获取更大的发展空间。